“给我找个干净的女人进来。”他拿起手机,拔通了助手的电话。

  “该死的。”一声低咒,男人低下头,看着自已身上的反应,一脸烦燥懊恼。

  他刚刚从浴室里洗澡出来,健硕的腰身只围着一条浴巾,充满了力与美的身躯,仿佛西方阿波罗临世。

  “少爷,怎么今晚有兴趣了?”

  “在酒会上喝错了东西,快点。”低沉的声线已经不奈烦了。

  “好的,马上。”

  一处景观灯的牌子面前,穿着清凉的女孩抬起头,看着那蛇线一样的线路图,感到相当的无语。

  明明就是来旅个游的,竟然迷路了。

  终于,一座在夜色下金壁辉煌的大别墅出现了,她心头一喜,这下有救了。

  她按了门铃。

  门拍哒一声开了。

  她怔了一下,感觉这个开门的主人太给面子了。

  迈进宛如宫殿一般奢华夺目的大厅,唐思雨朝安静大厅寻问一声,“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她,不可能啊!开了灯,而且又明显给她开了门,这别墅里一定有人吧!

  难道是在楼上?

  唐思雨一步一步迈上去,她看见了那一间开着灯的主卧室方向,她咽了咽口水,心弦紧绷,紧张得她直咽口水。

  “那个……有人在吗?”她一边英文问,一边迈进了半开的卧室大门。

  倏地。

  一道强势的力量猛然扯过她的手腕,她整个人被扯进了房间。

  而下一秒,卧室里的灯熄灭了。

  “啊……什么人,你要干什么?”唐思雨惊慌的尖叫出声,以中文寻问。

  “闭嘴。”男人粗哑的嗓音冷酷响起。

  男人说得是中文。

  “你为什么要关灯啊?”唐思雨又极度惊慌的寻问一声,难道遇上变态杀人狂了?想要杀她?

  “我不想看见你的样子。”男人森冷又嫌弃的口气。

  男人明显把她当成了助理送上门的那个泄火女人。

  唐思雨惊恐失措间,身子被男人拦腰抱起,狠狠的扔在了床上,再一次的尖叫,唐思雨晕头目眩,男人俊挺健硕的身躯直欺而下。

  “啊……”唐思雨拼命推他,“混蛋,你放开我……唔……”

  她的尖叫和惊恐下一秒被男人强势霸道的堵住,她张开的唇舌,更方便了男人的侵犯。

  因为这个男人最讨厌呱噪又不听话的女人。

  即然是送上门的玩物,她还有什么资格拒绝他?钱也不会少给她一分。

  只是,这个随便找来的女孩,气息竟该死的香甜,令他原本有些厌烦的情绪,变得贪喽起来,不停的想要探索更多。

  唐思雨瞠大着眼,小手奋力的推开欺在身上的男人,可是无果……

  一股直达深身的剧疼攫住她,她在他的深吻里呜咽的哭了出来,眼泪如断珠一般从眼角滚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