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给我订婚,否则,别想毕业!”

  耳畔响起这句话,炎景熙醉眼惺忪的看着杯中晃动的红酒,琥珀色的眼眸中映出酒吧里忽明忽暗的光。

  “景熙,轮到你了!一周后你就要订婚了,现在敢不敢来玩个大的?”损友张华达说道。

  订婚啊?

  炎景熙收回视线,淡然一笑,手臂交叠在胸前,眼中闪着狡黠。

  “好啊,怎么玩?”

  “待会从门口进来的第一个男人,不管他是老,是小,是丑,是帅,你都必须去解开他的皮带!”

  炎景熙挑眉,修长的手指将银托盘推到桌子中央,眼眸瞟了一眼盘子,“老规矩,一人一百,输了我双倍赔。”

  “你掉钱眼里了啊!你家不是很有钱吗?”张华达喊道。

  炎家是有钱,但不是她的钱。

  若不是八岁那年,算命的说她是旺夫最上乘的母仪天下命格,她也不会被炎家领养。

  旺不旺她不知道,生出来十天就被送进孤儿院,替父母省了很多钱,算旺吗?

  现在,她要毕业了,又把她嫁给声名显赫的陆家换取投资,算旺吧!

  炎景熙挑眉,诡谲一笑,“到底赌不赌?不赌算咯!”

  “赌,当然赌!”张华达嬉笑着把一百元放进盘子里,众人也纷纷掏钱追随。

  对他们来说一百元算不了什么,她却可以拿这笔“赌资”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吃一顿好的,还可以存够离开炎家的资金,摆脱身为棋子的命运。

  炎景熙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她很漂亮。

  她的漂亮不在于精致的五官,而在于她独特的气质风韵,看似慵懒轻慢,却有一种让人招架不住的妩媚,看似甜美,骨子里却透出一种疏离。

  炎景熙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

  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贵男子,低头和跟随在身边的男子吩咐些什么。

  “先生。”炎景熙一步迎上去,甜美的喊道。

  男子回眸,一双俊美的眼眸看向炎景熙,掠过一道诧异后,变得幽邃。

  怎么会是她......

  “能不能把你的皮带借我看一下?”炎景熙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表情,目光瞟向他的腰部,状似无害的微笑着。

  男子错愕一瞬,微微拧眉,加深的眼眸沉静地凝住炎景熙。

  炎景熙没想到他的反应,太过冷漠禁欲的眼中透露过多的理智。

  “景熙这下要赔钱了?”张华达起哄的声音传来。

  男子的目光瞟了一眼她身后的同学,目光又回到她身上。

  炎景熙被盯得窘迫,手无意识的撩过额前的头发,故作镇定地追问道,“到底给不给?”

  “想要我的皮带,你准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终于开口,声音沙哑且好听,带着天生的性感。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