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瑟瑟的秋风中,一轮残月挂于乌云密布的半空。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屋子中传来,听的人心里发一阵麻!

  一十五六岁的女子,双手双脚皆被铁链烤住,衣衫褴褛的身上,满是鲜红的鞭痕。

  两个奴婢抓住女子瘦如柴棒的手臂,在那几乎皮包骨头的十根手指的指缝中,已经插了有十余根细长的长针。

  只要轻轻一碰,便是噬入骨髓的痛,仿若肌肤硬生生的被徒手撕裂开般!

  女子披头散发,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脸色早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一丝血色,满身满头的冷汗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身上的血水混合着汗水,从身上流淌下来,犹如下着血雨般,惨不可言!

  面对这么可怖的场景,对面的七姨娘却依旧稳坐泰山,轻佻眉头:“卫鸢尾你到底是嫁还不是不嫁?你若是不嫁,我有一百种方法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一奴婢手中捏着的长针,对准了女子的食指,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立即又一声凄惨的叫声,从女子的口中叫出,似是用尽女子最后的一丝力气般,被铁链锁住的身子一下失去了整个支撑力。

  七姨娘站起身来,捏住女子瘦骨嶙峋的下巴:“你还真和你娘一样,不见棺材不落泪?你嫁入李将军府做续弦夫人,不比你在丞相府过着马狗不如的生活强?你不也看看你的身份,你是你娘和外面的男人结合生下的野种,丞相府里的丫鬟都能把你骑在身下,你嫁到李府去做续弦夫人,吃香的喝辣的不好吗?”

  被七姨娘捏住的女子,眼神涣散,可是看着七姨娘的眼神却分明满是仇恨,许久女子才从被牙齿咬破的唇中吐出一句:“那怎么不让你女儿嫁过去?非要我替嫁?”

  七姨娘一听心中更是一怒,将手中刚倒的茶水尽数泼到了女子的伤口处。

  滚烫的开水浇到裂开的伤口处,让女子整个身体不由一阵痉挛,剧烈的痛楚让女子面部十分狰狞可怖。

  “卫鸢尾,我已经对你没耐心了,既然你软硬不吃,那我只能用最下作的方法了!”七姨娘眸中满是厉色,“将这迷药给她灌进去,到时候让李将军直接要了你的清白,就由不得你不嫁了。”

  七姨娘说完,一个婢女就拿来药碗,捏着女子的嘴巴要将迷药给女子灌进去,女子死命的挣扎着,愣是不张开嘴巴,那双涣散空灵的眸光中满早已染上一片血红。

  奴婢们见掰不开便直接捏在女子被针插入指甲盖中的手指上。

  撕裂锥心的剧痛,几乎让女子一下子昏厥过去,呼痛的唇刚张开,便立刻便灌入大量的迷药。

  立时便顺着咽喉进入胃部,几日未进食的女子只觉如烈火灼热般疼痛,痛的让她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只能狠狠的瞪大眼睛仇视的看着七姨娘那张洋洋得意的脸,随即七姨娘那张脸慢慢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卫鸢尾是被身体的疼痛,痛醒的!

  一睁开眼,竟然发现自己被一个满是皱纹的老头压在身下,上下其手!

  “滚开……”卫鸢尾立时恶心袭来,却发现双手双脚竟然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

  而且十指像是被火油浇过般,疼痛异常!

  “本将军就是喜欢这样你野性的!”又老又丑的男人贱笑一声,一口大黄牙让人作呕,粗糙的大手磨得她肌肤发痛,用力一扯,卫鸢尾身上的衣服竟如薄纸般被撕碎,鲜红的肚兜一下露了出来。

  将军?卫鸢尾在定睛一看才发现不对,眼前的人穿着长衫,留着一头灰白的长发,就连屋里的摆设皆是古色古香。

  难道那场飞机事故,让她穿越了?

  一瞬间,无数陌生的画面涌入卫鸢尾的脑中!

  原来这具身体的亲娘本是丞相府高贵的嫡女,结果因为未婚生孕惨遭皇子退婚,丞相府大受蒙辱,丞相当即与亲娘断了父女关系,并将之赶出丞相府。

  而亲娘生下她不久后便撒手人寰,丞相夫人实在不忍心她流落在外,活活饿死,最终求的丞相同意将她接回丞相府抚养,但是府中却没人将她当人看待,她虽然被接回丞相府居住,却是与马同吃同睡,十几年来都未出过马棚!

  她在府里受尽欺凌,生不如死,甚至连下人都可以将她随意踩在脚下。

  而就在前几天,五十岁的上尉将军上丞相府求亲,求的是丞相府的庶女七小姐,七小姐哭天喊地不愿嫁,七姨娘一下就将注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于是将她好好梳洗一通带到了五十岁的上尉将军面前。

  她的娘亲本就是东楚国出了名的美女,而她经过一番梳洗打扮之后梳云掠月的容貌一下就将五十岁的上尉将军看的口水直流。

  于是恶毒的七姨娘先好言相劝,最后严刑虐打,但是原主十分的有骨气,硬是没点头答应。

  最后七姨娘没办法就将她迷晕,之后将她手脚捆绑在床上,要李将军直接要了她的清白,到时候她就是不从也不行,而丞相也自然没办法会答应这门婚事!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