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导读

  她被教授当出气筒,他秒速赶来,身后跟着向她赔礼道歉的全校领导人员。

  她被贵太太鄙视,他秒速赶来,直接买下整个商场。

  她被暗恋的男人利用,他秒速赶来,强抓她回别墅。

  “大叔,我结婚了,传说我老公又老又丑还发育不完全,但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魂。”她颤栗了双眸,一步步往角落退。

  他拿出那本崭新的结婚证,薄唇微掀:“老婆,传言都是假的,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这么爱我!”

  ▼

  01

  新郎逃跑了

  白云悠悠地躺在蓝天的怀抱,很惬意地给太阳让位,让它用毒辣的热量骄烤地上那片喜庆。

  玫瑰花瓣为十辆劳斯莱斯开道,空中还有直升机喷洒花瓣,气球和水彩泡泡在天上齐飞,伴着悦耳的结婚进行曲,一派豪华的场面。

  今天是A市富豪之子温靳辰与元家千金元思雅的大喜之日,交警一大早就出勤为今天的道路疏通,谁都知道温家一把手是个封建迷信的老古董,如果误了吉时,不知道要发多大脾气。

  为首的那辆劳斯莱斯里,新娘穿戴整齐,目光空洞地望着手中那束玫瑰花,眼泪只能往肚里咽。

  她不是元思雅,她是元思雅的胞妹,元月月啊!

  “新娘子,该下车了。”车门打开,陌生的面孔让元月月往里缩了缩。

  但她能躲去哪儿?

  父亲放下狠话,元思雅逃婚了,这个婚,她这个做妹妹的想替也得替,不想替也得替。

  父亲牢牢地掐住了她的弱点威胁,她只能认输。

  双脚落在地面的那一刻,元月月狠狠地抽吸一口气,被动地跟着大部队往酒店里走。

  只是,很奇怪。

  从刚才接亲到现在为止,她竟然都没有见过新郎。

  传说那个新郎不仅克妻而且不举,更甚至是个上了年纪的丑八怪。

  这样的男人,也是投身在温家,才会有资格娶老婆吧?

  可恶!

  竟然还是用抢、用逼的招数!

  也难怪姐姐会受不了的要逃婚啊!

  “不好了,不好了,新郎跑了!”一个小女生跑过来,着急地喊。

  “跑了?怎么会跑?”元月月身边的伴娘也不淡定了。

  “不知道啊!温家到处派人在找她,但就是没有找到!”女生说。

  元月月的眼睛一亮,赶紧问:“那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结婚了?”

  “不行!”小女生慌了手脚,“温老太爷让我过来告诉你,没有新郎的婚礼,就靠你主场,该有的婚礼仪式都不能少,明白吗?”

  “什么?”元月月拉住小女生,“他们是不是欺人太甚了点儿?新郎都跑了,还要我结婚?我不结!别妄想了!”

  “你必须结!”伴娘瞪着元月月,“温家不能丢这个脸!你不是A市第一名媛吗?处理这点儿小事的本领还是有吧?否则,怎么当温家少奶奶?”

  元月月结舌。

  她被换来结婚,然后新郎不见了,现在还得要自个儿撑起场面去举行所有仪式。

  这一连串的事情,竟然被云淡风轻地描述为“小事”?

  “快进去,若是误了吉时,你们元家有钱赔吗?”伴娘很凶悍地下命令。

  元月月的眸光一转,高傲地抬起头,“你可别后悔!”

  伴娘哼了声,拽着元月月就走。

  观众席中,元月月一眼就看见了父亲。

  他低着头,满脸心虚的模样,她真是好想走过去嘲笑他。

  可是,她有更好的方式回报他!

  观众席上有人发现了不对劲,都交头接耳地在讨论新郎去哪儿了。

  元父的头低得更低。

  刚才他接到消息,说原本准备好迎娶新娘的温靳辰忽然就不见了,所以先前准备好的流程全部换掉。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